MineWorld | 我的人生版图 (Last Update 01/08/2021) Pinned

INTRO: 大概是人生阶段性的总结与展望,不定期更新。Last Update: 01/08/2021

2021/01/08 (On Investment + Human Weakness)

Disclaimer: 以下皆非投资意见

这次主要是想要分享一下自己最近投资时候的一些想法和心态上的一些转变吧。
最近看了Chamath Palihapitiya大佬的这个2017年的视频。里面的关于社交媒体,比特币和Elon Musk的见解到现在看也是非常有收获的。当然撇去幸存者偏差不说,还是非常Inspiring的。

就我最近的active投资经历而言,让我有了以下一些(对抗自己的人性缺陷)的感悟:

1. 买Tesla股票不如买Tesla的可换股债券,平民买不到CB可以买有Tesla的ETF

Convertible Bond是什么: 可以看这个视频,可以从2:42的地方开始看,主持人刚好用了Tesla的Convertible作为例子。也可以看这个知乎专栏。以视频里的CB举例,假如我有1000刀的TeslaCB,在CB发行的时候股价是327刀,对应大约3.05只股票。那么当到期日来的时候,会有两个情况,一个是到期日时的股价高于发行日时的股价,另一个则是低于。在低于的时候,Tesla会付还全部的Bond,相当于没赚但也没亏(当然如果包括Coupon Rate的话其实也算是赚了的)。在高于的时候,CB则可以直接转换成3.05只当前股价的股票。也就是说如果你对Tesla长期看好,那么买CB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除非公司倒闭),而直接买股票则会受困于Tesla股价的波动性(我们现在都知道Tesla股价有多波动了:))。

但问题在于平民没钱买CB啊!这时候该怎么办呢,我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有任何ETF间接拥有Tesla的CB的,于是我就想起了我以前所投资的两只ETF: ARKK 和 ARKW。这两只的Portfolio都有比较大比例的Tesla股票的Holding,同时也是一个Diversify了的Portfolio,降低了只买Tesla的风险。关于这两只我其实也有一些爱恨情仇在里面,并导致了我下面的感悟。

2. 短期投机行为真的带来了高效益吗,还是说这只是一个错觉

过早卖掉ARKK和ARKW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和其它过早卖掉Tesla的人同理)。去年三月份的时候我卖掉了它们转投了比特币,但就结果而言这两只ETF到现在有了比比特币更高的收益。就像今天硅谷王川的微博里写的一样”人性决定了,一个投机者如果短期操作得手后,只会加强对于自身判断力的信心…要让他重新变得谦卑,尊重概率和承认自己的无知,只有经受长时间的折磨,和蒙受巨大损失之后”。

我深有体会,别骂了别骂了:(。

3. 长期定投ETF/Index Fund的重要性

只能说太重要了。但其实这背后也是有比投机者更加缜密的思考作为加持的。比如一个人看准了Tesla的核心技术,确实在做实事的大老板,EV对于Climate Change的价值等等,那么长期的Hold就是一个信仰和对抗人性的问题。虽然这里面也有概率,也许也有幸存者偏差的存在,但是就长期收益来说,其实比短期投机的表现要好很多。定投ETF其实是剔除了想要投机的这一关。如果自己有某个确实能够被更加理性的理论背书的信念,比如相信科技/EV将是未来市场的核心(投科技股/ETF); 相信Emerging Market才是未来经济市场的大头(投EM ETF); 相信比特币/以太坊生态对Defi的愿景; 或者是基因科技,Small Business, Robotics etc. you name it。那么就去定投这些你所相信的项目,然后像我一个朋友做的那样,在电脑上贴上Post It并写上”不要卖!”。

4. 平民该如何投资,长期定投和短期投机的心理成本

对于刚开始投资的人来说,其实只要记住一点就好: 不要借钱投资,也不要买Options。这些是赌徒心态,普通人没有经过摸打滚爬是禁不起这个心理成本的。还有就是上面所说的,长期ETF定投/Algorithmic Trading (比如Wealthfront)其实更加适合刚开始投资的人。撇去Trading Restriction不说,其实很多知名公司的Trader可能也只投资了个别ETF,而他们每天所做的也许更像是没有特殊意义的Price Speculation。

5. 玄学一样的运气似乎主导了投资也主导了人生

我个人其实不太认同努力学的。我不否认努力在某个domain里(比如学校)可能会带来比较直观的结果,但是在更加宏观的视角下,我觉得努力可能至多占了成功的三成。但我对于逃避躺平学其实也不是特别的感冒。对我而言我对自己的人生期待是很低的,比如只要我不会流露街头,被剥夺思想的自由就好。这个大概率是能够实现的。再往上的人生我的心态是要往前走,但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人生压力。通过这次投资行为,以及生活其它方面的旁侧敲击,我逐渐意识到耐心和坚持做一件事的重要性。在现在这个一切都快速变现的时代,耐心和坚持做一件事才是在长期而言有更大概率带来更多回报的事情。

在我回顾了我至今以来的人生,我发现我对于教育和金融非常感兴趣。我希望将来能够解决大部分人的教育问题,比如那些被忽视了的第一至三级的巨大教育市场,以及美国一些非常差的学区。这些其实都是能够改变的。如果给我一笔钱,我会去想要让更多的人得到学习的机会,而非去培养个别精英。我希望在接下来的10-20年,如果能够大规模的实现这种教育的话,世界应该会变得很不一样吧。对金融感兴趣是因为对钱感兴趣,一切理想必定需要靠金钱支撑,不然就是空谈。希望我将来的人生里有30%的时间能够和自己在乎的人相处,50%的时间去搞自己热爱的事情,20%的时间用来充电/躺平/探索世界/一个人待着。

2020/12/28

2021马上就要到啦!

今年的主题大概是又认清了自己的一部分吧。认清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这个认清的过程实际上是靠朋友,靠各种类型的亲密关系的反射折射拼凑出来的。

在圣诞节的时候荔枝点出了我的核型价值之一,就是我害怕幻觉。我对任何幻觉都有着极度的避讳。这让我想起了缸中大脑的概念,黑客帝国,和一个叫热海的日剧。这些反应了现实不似你所见(这还是一本书的书名)的想法与作品让我一度着迷,也成为了根植我内心的恐惧之一。我害怕陷入幻觉,上至大脑给自己的幻觉,下至自我认知错误的幻觉。但逃避幻觉也是困难的,我们或许一生都必将活在大脑给我们脑补的有关这个世界的幻觉里,因为我们的五感皆tuned for survival;我们或许一生都逃不出这个时间流动的方向与熵增的方向恰好一致的时空维度切片里,因为我们恰好只能在这存在。我们逃不出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对自己,对异己人的偏见。虽然听上去可能有些奇怪,但每当我失去一段关系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其实是-如果我离真相更远了怎么办。

阅读更多...

我的个人书单 | My Book List

INTRO: 最近因为各种原因重新捡起了看书。以下是我最近在看的书和以前看过的,并觉得非常有价值的书:)。会不定期更新。(Last Update: 1/17/2021)

科普类


事实 | Factfulness: 比尔盖茨推荐的一本书,也是2021第一本读完的书。最让我触动的其实是作者们的态度。他们承认人的局限和软弱,但也相信人类不止步于此。我们不需要多高的智商或者是多先进的技术去理解并改变现状。只要我们能够保持好奇心,只要我们能够爽快的承认自己会错的离谱并从中学习:)。





时间的秩序 | The Order of Time: 卡洛·罗韦利(Carlo Rovelli)的科普书,通晓人性的物理学家兼职天使,可惜没有六星系列。“物体与事件的区别在于,物体在时间中持续存在,而事件的持续时间有限。石头是典型的”物体”,我们可以问它明天在哪里。与此相反,亲吻是一个”事件”,问这个吻明天在哪是没有意义的。世界由亲吻的网络组成,而非石头。”





阅读更多...

On Precision | 有关精确

INTRO: 缩短到5周的实习终于结束,我发现了一些有关精确的事。

先从诗的精确度开始说起吧。友人说道「诗就是与自己的对话,你对自己的要求是啥样,呈现出的就是啥样。如果你对自己很容易满意,(诗里的)废话当然就多了。你字斟句酌,写出来的自然就是淬炼过的东西。就像古代那些人留下来的东西,都是字斟句酌,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心血在上面。」我恍然大悟,屙了一首诗让他帮忙看看。果不其然我的诗过于浅显,仅仅只描述了一种情绪,并没有留二道,三道。他评论道「你要留东西在里面,你要有思考在里面,不仅仅是去捕捉你的情绪,描写他,你要去想你情绪的由来,以及他引发的思考。」后来他讲了一遍他写的诗,解释了语句之间递进而非并列的关系,意象之间罗列的顺序,镜头的逐渐逐渐拉远以及细化等等,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我以前读诗的时候错过了好多。

阅读更多...

On Education | 关于教育 (Last Update 07/12/2020)

关于教育的更新请移步以下链接:
2020/10/17 教育碎碎念

INTRO: 什么是好的教育?疫情下,教育也不得不被迫实施了这场大型的远程实验,而我们也不得不开始再次思考教育的本质。我很幸运的参加了一个每周探索小组探讨这些问题。

每周探索小组第一周:

与三个小伙伴试图讨论了这个问题后有了以下的提问与总结(会不断更新):

  1. 教材之间似乎总是缺乏某种叙事,如何让不同课程之间更加有联系?
  2. 如何实现商业教材上的变革,使学到的东西能够与现实接轨?
  3. 线上教育有什么创新?有什么坏处?(特别地,如何解决CS专业知识繁杂,不知道什么最有用的情况?) 阅读更多...

Dynamic Programming (Getting Started) | 动态规划-从入门到劝退(1)

INTRO: After school ends, I start to solve dynamic programming problems. After I look up the four dynamic problems posted by my brilliant friend, in which she wrote a general solution to each of them in an article, I feel it’s a good time for me to dive into the topic. Not surprisingly, my attempt to solve the first one failed gracefully. So I scratched my head and decided to learn everything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I have no prior dynamic programming knowledge and the concept usually confuses a lot of people including me. After another day of looking up a simpler dynamic programming problem, I finally am able to understand and solve the first problem in her article. Hopefully, by writing this post I would be able to consolidate the concepts and it would be great if other people would also be able to benefit from it…or not… (Long journey ahead…sigh…)

阅读更多...

Searching Algorithm-DFS and BFS | 检索算法-深度优先搜索与广度优先搜索

INTRO: Notes about DFS and BFS with coding examples. I feel that the major difference between DFS and BFS is that the data structure it uses. DFS uses Stack and BFS uses Queue. However, as you can see after you read through it, such a small difference would create two completely different searching strategies. I also used a different notation for deriving the time and space complexity for DFS and BFS, as I learned from my 440 (Intro to AI) class that it would give you much more details than a simple V and E notation.

Knowledge required before you dive into the topic: Tree, Node, Linked List, Stack, Queue.

阅读更多...

Linux Kernel Development (EN|CH) (Translation) | Linux内核编译 (中|英) (译) PART 1

All Contents are Credited to @Longfei Qiu

INTRO: It’s all started with a conversation I had with Longfei, my 314 course TA, who is a very talented programmer. After final I was trying to ask him if I could learn anything from him, and he asked if I want to learn linux kernel programming, a topic he is very interested in that touches the very bottom of computers’ operating system. I was like why not? And here it is. The original tutorial he wrote is in Chinese and I’ll post the original tutorial below. The translation of the original tutorial is authorized, and I’ll sometimes add comments colored in blue in the following content to note some tips and things I have learned by following his tutorial. His tutorial is both technical and entertaining as you would not only learn the technical part of his tutorial but also the rich history behind linux kernel programming. Hopefully whoever is also interested in this topic would benefit from this post. All discussions are welcomed!

中文版请戳这: Linux Kernel Programming Part 1

阅读更多...

Memory Echos | 记忆的回声

INTRO: 刚搬完家,因为偶然在Spotify上听到了2013年 salyu x salyu 的歌 「じぶんがいない」后大脑瞬间把我拉回了高中时代。这首歌在当时循环了几遍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但听到的那一刻就认了出来,也在今天才知道这首歌与攻壳机动队有关。大脑的记忆储存机制果然非常神奇。前不久李银河在wb上说人类的最终姿态即是孤独的。但即使知道这点,我还是想要理解与被理解,想要表达,想被看到,以此去拥抱那些流逝在时空里的人。

阅读更多...
  • © 2020-2021 Yingru Qiu
  • Powered by Hexo Theme Ayer
  • PV: 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