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World | 我的人生版图 (Last Update 01/08/2021)

INTRO: 大概是人生阶段性的总结与展望,不定期更新。Last Update: 02/26/2021

2021/02/26 On COVID

人算不如天算,我在2/11/2021的时候还是得了COVID。至今已经过了15天,虽然没有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还是想要分享一些可能不怎么会在媒体上出现的个人经历吧。还是非常感谢这几天一直支持着我,和我聊天的朋友。让我不至于完完全全的陷入自己大脑的深渊。

2/11/2021 - 被父母要求回家过年,老妈出现咳嗽症状,认为是普通感冒,没有在意。很普通的吃了饭后睡了一觉,第二天回去了。

2/12/2021 - 回去后和朋友约了喝奶茶,吐槽了一下最近的压力。因为没有检测是否阴性,所以为了小心起见,全程带了口罩并保持了社交距离。在我变为阳性后朋友也测了,是阴性,没事。

2/13/2021 - 2/14/2021 - 过了昏昏沉沉的两天,和很多人聊了是否要从Head LA position辞职,最后的决定是辞。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和教授提出辞职申请和一些内部过渡的事。2/13日身体状态开始恶化,发烧到38°C,浑身发烫,喝很多水还是非常的渴。

2/15/2021 - 2/16/2021 - 15号与室友去学校检测COVID,16号学校打电话通知我的COVID为阳性,并交代接下来该如何隔离。室友没事。

2/17/2021 - 2/19/2021 - 课上无法集中注意力,即使喝很多水仍然口干舌燥。非常嗜睡,每天基本就是在睡觉,醒了就刷手机。意志力非常薄弱。陷入了强烈的Depression,打电话和学校的CAPS哭着说不想再活下去,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19号的时候顶着头疼写完了爱的概率(当时唯一能做的/想做的事),交稿。嗅觉全面丧失。

2/20/21 - 2/21/21 - 因为嗅觉剥夺,感觉自己仿佛生活在一个塑料世界。对很多事情没有了情绪波动也没有了偏好。头依然很胀,拿回了一些注意力和认知能力,补了一些作业和一个小考。在老妈的鼓励下每天会在没什么人的公园走一走,然后发呆,依然头晕脑涨,这种症状似乎叫做Brain Fog。

2/22/21 - 2/26/21 - 因为忍受不了完全没有见到一个活人的生活,打开了dating app。对一开始聊天的人比较冷漠,可能是因为大脑还没完全康复。之后与人聊天逐渐恢复生气。也逐渐能够慢慢的闻到一些淡淡的味道。但昨晚再一次对自己没有做任何事情这件事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同时和许多人聊了短信和语音。

一些想法/改变:

  1. COVID的中招率在打工阶级更高。我父母周围经常有人得COVID,相反我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得,直到回父母家后才中招。也就是老生常谈的,连死亡这回事,都会因为阶级差距而变得不平等。打工阶级因为新冠阳性失去工作(阴性才能返工,但期间他们的工作又会被谁代替了呢),科技从业者却处于狂热招人的状态,且几乎不用担心COVID影响(一个是得COVID几率小,一个是就算得了还是能照常远程工作)。

  2. Depression和大脑本身的physical health的关联性依然很大。大脑通常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给自己的感受一个合理的解释,而那个解释通常会随着感受的改变而改变,也就是说并不是非常的准确。

  3. 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加热爱生活,相反,在大脑认知能力被限制,情绪被剔除的情况下,我做出的决策似乎更让我加像个毫无目的的机器人了。

2021/01/08 On Investment + Human Weakness

Disclaimer: 以下皆非投资意见

这次主要是想要分享一下自己最近投资时候的一些想法和心态上的一些转变吧。
最近看了Chamath Palihapitiya大佬的这个2017年的视频。里面的关于社交媒体,比特币和Elon Musk的见解到现在看也是非常有收获的。当然撇去幸存者偏差不说,还是非常Inspiring的。

就我最近的active投资经历而言,让我有了以下一些(对抗自己的人性缺陷)的感悟:

1. 买Tesla股票不如买Tesla的可换股债券,平民买不到CB可以买有Tesla的ETF

Convertible Bond是什么: 可以看这个视频,可以从2:42的地方开始看,主持人刚好用了Tesla的Convertible作为例子。也可以看这个知乎专栏。以视频里的CB举例,假如我有1000刀的TeslaCB,在CB发行的时候股价是327刀,对应大约3.05只股票。那么当到期日来的时候,会有两个情况,一个是到期日时的股价高于发行日时的股价,另一个则是低于。在低于的时候,Tesla会付还全部的Bond,相当于没赚但也没亏(当然如果包括Coupon Rate的话其实也算是赚了的)。在高于的时候,CB则可以直接转换成3.05只当前股价的股票。也就是说如果你对Tesla长期看好,那么买CB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除非公司倒闭),而直接买股票则会受困于Tesla股价的波动性(我们现在都知道Tesla股价有多波动了:))。

但问题在于平民没钱买CB啊!这时候该怎么办呢,我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有任何ETF间接拥有Tesla的CB的,于是我就想起了我以前所投资的两只ETF: ARKK 和 ARKW。这两只的Portfolio都有比较大比例的Tesla股票的Holding,同时也是一个Diversify了的Portfolio,降低了只买Tesla的风险。关于这两只我其实也有一些爱恨情仇在里面,并导致了我下面的感悟。

2. 短期投机行为真的带来了高效益吗,还是说这只是一个错觉

过早卖掉ARKK和ARKW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和其它过早卖掉Tesla的人同理)。去年三月份的时候我卖掉了它们转投了比特币,但就结果而言这两只ETF到现在有了比比特币更高的收益。就像今天硅谷王川的微博里写的一样”人性决定了,一个投机者如果短期操作得手后,只会加强对于自身判断力的信心…要让他重新变得谦卑,尊重概率和承认自己的无知,只有经受长时间的折磨,和蒙受巨大损失之后”。

我深有体会,别骂了别骂了:(。

3. 长期定投ETF/Index Fund的重要性

只能说太重要了。但其实这背后也是有比投机者更加缜密的思考作为加持的。比如一个人看准了Tesla的核心技术,确实在做实事的大老板,EV对于Climate Change的价值等等,那么长期的Hold就是一个信仰和对抗人性的问题。虽然这里面也有概率,也许也有幸存者偏差的存在,但是就长期收益来说,其实比短期投机的表现要好很多。定投ETF其实是剔除了想要投机的这一关。如果自己有某个确实能够被更加理性的理论背书的信念,比如相信科技/EV将是未来市场的核心(投科技股/ETF); 相信Emerging Market才是未来经济市场的大头(投EM ETF); 相信比特币/以太坊生态对Defi的愿景; 或者是基因科技,Small Business, Robotics etc. you name it。那么就去定投这些你所相信的项目,然后像我一个朋友做的那样,在电脑上贴上Post It并写上”不要卖!”。

4. 平民该如何投资,长期定投和短期投机的心理成本

对于刚开始投资的人来说,其实只要记住一点就好: 不要借钱投资,也不要买Options。这些是赌徒心态,普通人没有经过摸打滚爬是禁不起这个心理成本的。还有就是上面所说的,长期ETF定投/Algorithmic Trading (比如Wealthfront)其实更加适合刚开始投资的人。撇去Trading Restriction不说,其实很多知名公司的Trader可能也只投资了个别ETF,而他们每天所做的也许更像是没有特殊意义的Price Speculation。

5. 玄学一样的运气似乎主导了投资也主导了人生

我个人其实不太认同努力学的。我不否认努力在某个domain里(比如学校)可能会带来比较直观的结果,但是在更加宏观的视角下,我觉得努力可能至多占了成功的三成。但我对于逃避躺平学其实也不是特别的感冒。对我而言我对自己的人生期待是很低的,比如只要我不会流露街头,被剥夺思想的自由就好。这个大概率是能够实现的。再往上的人生我的心态是要往前走,但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大的人生压力。通过这次投资行为,以及生活其它方面的旁侧敲击,我逐渐意识到耐心和坚持做一件事的重要性。在现在这个一切都快速变现的时代,耐心和坚持做一件事才是在长期而言有更大概率带来更多回报的事情。

在我回顾了我至今以来的人生,我发现我对于教育和金融非常感兴趣。我希望将来能够解决大部分人的教育问题,比如那些被忽视了的第一至三级的巨大教育市场,以及美国一些非常差的学区。这些其实都是能够改变的。如果给我一笔钱,我会去想要让更多的人得到学习的机会,而非去培养个别精英。我希望在接下来的10-20年,如果能够大规模的实现这种教育的话,世界应该会变得很不一样吧。对金融感兴趣是因为对钱感兴趣,一切理想必定需要靠金钱支撑,不然就是空谈。希望我将来的人生里有30%的时间能够和自己在乎的人相处,50%的时间去搞自己热爱的事情,20%的时间用来充电/躺平/探索世界/一个人待着。

2020/12/28

2021马上就要到啦!

今年的主题大概是又认清了自己的一部分吧。认清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这个认清的过程实际上是靠朋友,靠各种类型的亲密关系的反射折射拼凑出来的。

在圣诞节的时候荔枝点出了我的核型价值之一,就是我害怕幻觉。我对任何幻觉都有着极度的避讳。这让我想起了缸中大脑的概念,黑客帝国,和一个叫热海的日剧。这些反应了现实不似你所见(这还是一本书的书名)的想法与作品让我一度着迷,也成为了根植我内心的恐惧之一。我害怕陷入幻觉,上至大脑给自己的幻觉,下至自我认知错误的幻觉。但逃避幻觉也是困难的,我们或许一生都必将活在大脑给我们脑补的有关这个世界的幻觉里,因为我们的五感皆tuned for survival;我们或许一生都逃不出这个时间流动的方向与熵增的方向恰好一致的时空维度切片里,因为我们恰好只能在这存在。我们逃不出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对自己,对异己人的偏见。虽然听上去可能有些奇怪,但每当我失去一段关系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其实是-如果我离真相更远了怎么办。

unnamed.jpg

双子座流星雨 Geminid Meteor Shower 2020

昨天刚和师父聊天,表达了自己对自己的躺平道德败坏以及不思进取而感到捶胸顿足。师父说这是因为我对自己的身份很流动,没有稳定,有认同感的群体而失去了对自己的定位。感觉说的很对。我在前段提到自己想要看到真实。那么在定位里我就会强迫性的把自己的定位系拉远到全地球。但那其实是一个错综复杂乃至于过度均匀的坐标体系。夸张点的话就和The Good Place里一样,光是买一个番茄所要牵扯到的好坏计算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而且一个行为的好坏又是基于什么呢。(此处插一嘴:我好希望自己有更大的算力)。我曾经也困惑于为何人会这么的不精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感性的部分,这么多的exception。但事实上,没有了感情没有了喜恶没有了偏好,光是凭借理性去做决定的我们其实是寸步难行的。在工作上我会想尽可能的去追求完美,在感情关系上我可能更想要的是包容吧,because life is already hard to most people.

我还发现我考虑如何解决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更希望能从系统上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而非靠个人意志力。对我而言需要每个人执行强烈的“意志力”的道德行为实际上是系统没有设计好。当然这可能也是一个偷懒的说法吧。经过这一年之后我其实是对很多事情变得更加宽容了,不会去轻易的对一个人的行为下是非判断了。最近的想法可能就是尽量接受自己的能力上限,以及以大约99%的概率普通而不起眼的去过完这一生吧。

因为几年没被学校逼着写作,表达上的能力其实降低了很多(本来也没多高),希望大家(if there’s any human being is reading this post at all) 多多包容。

2020/10/17 (On Education )

最近又产生了许多新鲜的想法。对教育也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事实上有很多想法早被提出: 比如让那些会教的人去教课,剩下的教师只需作为Facilitator辅助教育即可。名校也早已开始了免费分享宝贵的教程。MIT OCW, Coursera, edX,这些耳熟能详的平台已经提供了非常多优质的视频。个人的channel诸如3B1B,Khan Academy也让那些复杂的概念变得更加通俗易懂。那么What’s lacking? 还缺了什么? 为什么即使优质教育资源满天飞,还是有很多人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

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一年前在Pedagogy里和其它LA(Learning Assistants)的一次激烈的讨论:
问题:你是否同意以下观点: 即使出身不好,只要你比常人还要更加努力,就能够在学业上获得成功。(As long as you try hard, you can be successful at coursework even if you’re in a bad environment.)

投票的结果是70%的LA都同意这个观点,包括那些出身不好的人。我当时就很震惊。因为很显然假如一个人同意了这个观点,他便将一个人的成败完完全全导向了自身。但有些时候,不管一个人再怎么努力,光是家庭环境之间的差别就已经足以将一个人压垮,更不要提社会里那些结构性的基于种族,性别,残疾等等的歧视。当一个人必须一个星期工作30个小时的情况下(我的一个同学的真事),请问他该如何“努力的”保持足够好的学习成绩?(请勿将个别天选之子幸存者偏差计算在内)。

诚然,我们早已了解了很多关于大脑,关于学习的理论。开创性的学校诸如Minerva at KGI也开始用那些早该被广泛应用的教育理念去教育学生。但是这种学校能覆盖多少人呢?Minerva大学一届也只有200-300人,所以每个学生都能够得到无微不至的“定制”教育。但相对比那些数万人的州立大学呢?光是一个Intro to CS的课程,就大约有1400个学生。一个LA需要管理54个学生。而在Piazza上只有一个LA回答所有学生的问题。

假如有一亿美金-你会如何使用这笔钱?Malcom Gladwell在他的播客 Revisionist History 第一季第六集My Little Hundred Million向一位斯坦福的筹资人如是问道。其回答是他将把这一亿美金用在斯坦福最好的100个人身上。这种想法实在是令人感到丧气。具体论点请移步那集,Gladwell显然比我讲的好太多。

再说到学习的方法。先不提学霸自带学习多巴胺buff,通常被分流到普通大学的学生(如若不是因为缺钱),多多少少可能会在学习的方法上有所欠缺。当我在Piazza上回答那些学生的问题的时候(没错我就是那个苦逼的LA),就会发现有许多学生真的没有养成很好的学习习惯。具体表现在1.不会主动去查找资料 2.不管问题逻辑先一通乱写然后改代码改到永恒(CS 真不是教你怎么coding,而是教你怎么思考)。3.过度依赖LA的回答,无法自我提问,批判性的审视,验证自己的题解。等等等。惭愧的说,我自己其实也有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假如要改革大学教育的话,也许应该先从教人如何有效率的学习和思考开始,在教材中融入metacognitive thinking(最好从小学就开始)。即使在精英大学教育中,真的非常会教的老师也不多,毕竟“会教人”并不是获得教职的重要指标之一。

2020/09/23

明天就是生日了,不知不觉便22岁了,和一些人的友情有了十年之久,一些新的友情也开始生根发芽。前不久一位旧友写了一首诗送给我,我在这里放一下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苹果摇摇欲坠
而有人在窗外撒豆子

树洞再也装不下了
酒全被梅子喝光

明天的饭食已经在肚子里
苦恼也顺理成章

点点点距离交错
五楼紧靠八楼

把你换成车轮
从一出发终点到零

到得揭晓的月份
要笑尝酸甜的百分比

过去的一些周末,囤了一肚子的膘,继续和友人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

且看我妖娆的PP :) 对于生日的仪式感越来越不在意,却收获了跟多对我而言意义非凡的瞬间。

因为找到了还不错的全职工作,对课业的紧张感稍微放松了一些,同时也给自己的欲望与焦虑做了一些减法。
有关学习: 找到了局部更加高效的学习方法,不过可能会因为懒得执行而搁浅:(
有关人生: 虽然很多事可以不在意,但依然不能一刀切,因为有些时候人生的美好回忆其实是靠一些非常细微的契机堆积而成的。对我而言今年最成功的“在意”便是坚持不懈的参加在纽约和朋友们每周末的骑行。大家都是那么的鲜活有趣且富有洞察力与幽默感。政治上的观念相同也让我在这段友谊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最近想做的事:
<其1>最近在想的是去和朋友做个世界上最无聊的播客,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出生。至于出生后是否能够”存活”下去,那便是之后的事了:).
<其2>正在学习TypeScript,想实现一个很久之前就想尝试的一个Side Project练练手,契机是看到了独立程序员Jen Yip用TypeScript做的Lunch Money,于是自己也很想尝试。
需要做的事

  1. 看TypeScript的线上Tutorial。在Notion上列出需要做的事情的大纲。
  2. 每周看看UChicago的线上神经学课程(才发现竟然设置了Assignment Deadline :(, 然后我已经overdue了一个)。
  3. 从马克了的书里面整理一下想要读的书。

不能再感激有大家陪伴度过的时光。生而为人我很幸运。

2020/07/12

在最近两个星期度过了许多非常快乐的时光,不由得对人际关系产生了如下的新的感想:

判断一个群体一个人一段关系是否适合自己的时候可以试着这么问自己:

1.这段关系是否让我对人际关系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2.这段关系带给我的感受是什么?

比如一个朋友让你对友情产生了非常大的疑惑感,不信任感,恐惧感,或者是无聊感,碰壁感,那很大概率这个朋友可能并不是适合你。真正适合彼此的关系是会让你打消疑虑的,并且是愉悦的。当你在进入一段关系后时常问自己:这就是友情/爱情/情亲吗?这通常是一个大大的Red Flag。真正的良好的关系是不会让你不断的去问自己这种问题的,因为它就是这段关系于自己于对方来说的最好的状态与表现了。「存在主义心理治疗」这本书里曾经说过,有些问题不是用来回答的,而是用来消除的。如果一个人厌世的问出自己的生命到底有何意义之时,与其回答这个问题,不如通过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与关系来消除这个问题。

通过两周前的一次聚会,我很幸运的认识到了一位非常有意思的人,她创办了一个每周探索小组,让对世界保有非常大的好奇心的人能够在周末通过线上会面的形式,去各自探索自己非常感兴趣的课题并且与其他人分享并探讨。英剧「去他妈的世界」第二季结尾的时编剧娓娓道出了关于爱的刺痛真相:「The problem with a person with a lack of love is that they don’t know what it looks like. So it’s easy for them to get tricked, to see things that aren’t there. But then I guess we all lie to ourselves all the time.」亲情,友情亦如是。聆听自己的感受,相信自己的感受,并尝试去探索结交不同的群体吧。不断的去探求,发明,描绘一段良好关系的真正模样。回想起来我尝试融入不属于我的群体里的那些东碰西撞,让我的心理感受在这个探索小组里产生了强烈对比:原来世界并不无趣,原来我也可以毫不胆怯的表达分享自己的想法并给出建议,原来有能够一起探索不同课题的朋友是这么的有趣,原来我不是那个无法fit in的怪人,原来这才是适合我的友情的真正模样。如同减少坏习惯的一个方法是增加好习惯一样,减少坏朋友的方法就是增加好朋友,让良币驱逐劣币。

2020/06/26

自由不胜寒。无法驾驭自由的人是会被自己的大脑禁锢住的。Erich Fromm甚至以此写了一本叫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的书,这大概便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如果非要诚实的面对自己的话,我是一个十足矛盾的人,以及目前的我几乎可以说是被自由摁住吊打的,具体表现如下:

(1) 只专注此刻与自我叙事的矛盾:

AI里有个概念就是只有此时此刻的状态是重要的,而在此之前的状态不重要。乍看是为了省去计算和储存成本,但似乎也有那么一些道理:即目前的你的状态便是你之前所有状态所叠加的产物。于是每天睁开眼我尝试着去live everyday as a new day。但实际上于我而言却变成了某种认知危机,因为我失去了叙事。很显然过去历史是我的立足之地,甭管那历史是否只是只储存于我大脑记忆里的虚妄之地。每时每刻我们都尝试着将自己挤进某种叙事以获得安身之处。不论是宗教,意识形态,还是某种自我构造的叙事里。其实过去的历史当然重要,但因为此刻的感觉总是因为它是此刻而显得更位重要。可能这就是我们作为单一时间线生物的局限性吧。我们是短视的,而我们不得不短视。如果我们都如同七肢桶那般自诞生就拥有全部的喜怒哀乐,感知一定会很不一样。

市面上经常会有一些贩卖意志力,grit这种词汇的成功学的书。其实在我看来这些描述只不过是在描述一个结果,而非过程。因为巨大的好奇心与热情去钻研某件事乃至完成那件事所花的时间与努力被某些研究员套上了一个看起来很新鲜的名词,然后贩卖到TED上这种事总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且好奇心与热情可能只是其中之一,每个人的大脑构造化学成分都是独特的,也许只是因为某种微小的生化差别,使得那些人比其他人更能够专注于某件事上(比如Asperger’s Symptoms),而他们所专注的事又碰巧能够使他们与当前社会所需要的价值对接而被套上成功的特质。地球Online在很多程度上实际就是一个概率游戏,于国家也一样。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的区别也许仅仅是地域气候之差,或是选择南上还是北下掷硬币时的那个50%,均匀的宇宙在随机产生0.0001%的细微差别时便从热寂中诞生了世界。

这倒不是说世界就是完全不可控的我不管了我躺平了。文明的存在减少了混沌增加了秩序,使得个体在某个文明或是组织中可以拥有局部可控。比如努力学习与成绩就会有比较正相关的关系。但一旦走出了局部,为了达到世俗成功的条件所需要最终的变量大概不亚于神经网络里每个神经元的参数 - 放弃吧凭借人类个体的计算力是达不到的,除非去动用完全剥夺个人隐私的大数据。

(2) 社交虚空:

出于某些社交洁癖,我发现我经常将自己置于社交虚空中。我的内心里是有那种理想的社交方式的:一群人能够以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并以此产生互相碰撞的实感。那个目标最好是能够对其他人也能产生价值的,这样碰撞产生的波纹就能够飘到更远的地方去了。这可能是我所能设想的度过这一生的比较好的选择。

2020/05/20

在做440 Final的一道题的时候有感而发。那道题首先让我们找出走出迷宫的一个解(注意不是最优解),具体问题我就不多赘述。我思索了半天想出了一个解法后又花了一天的时间不断的去解构我一开始凭直觉走的每一步。这个过程可以说是非常费脑力,我尝试了很多不同的解法,答案似乎也在慢慢靠近最优解。最后我用我总结的规律又走了一遍迷宫后终于得到了最优解–而神奇的是,在我总结出这套规律之前我并没有走出最优解。

于是我发现了大脑的一些神奇之处。面对一个新的问题的时候,它或许不能立刻给出最优解,但大脑的算法里的某种直觉一样的东西能够至少让我们在短时间内尝试的去得到某种解。而有时候当有明确目标的时候,这种直觉甚至可以让我们接近最优解(也许是因为我们是目标驱动的)。

另一个感想则是在发现规则的过程中,其实是毫无规则可言的(当然你也可以总结发现规则的规则)。发现规则的过程更像是在泥潭里探索着力点。

2020/04/11

2018年7月的时候我在我的艺术作品网站上写下了第一篇日记,里面诉说了我关于想要拿到CS degree的愿望。现在是2020年4月,我的愿望大概实现了一半。那时候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得到如此之多的机会。遇到了很多很棒的伙伴,也经历了很多很棒的事。即使如此也并非一直都是好事,前进三步退两步的事也发生了很多。但逐渐在过程中更加清晰的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以及自己想要的事。也逐渐觉得不论发生了什么,只要能够成长就是好事。

我的短板:
(1) 深度信息加工能力: 可能是从小没有养成特别好的学习习惯以及天赋短板使然,我的学习能力一直都算不上特别好。在脑海里并没有一株稳固的知识树,导致信息检索-处理-输出的效率很低。不过最近在尝试着改变自己的学习习惯。改变已经形成的神经突触是艰难的-是真的生理上的艰难-新的突触形成的过程时的阻力会劝退很多人,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2) 软实力: 处理人际关系方面一直都不是我的强项。是天生的个性以及缺乏社会经验有关。前者需要多内省,后者需要多实践。走出自己的世界,去接触更多与我截然不同的人并试着去感受他们的世界。

我的长板:
(1) 韧性: 不管遭遇了多惨的境况过一阵子都还能再爬爬。这里要尤其感谢那些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人。
(2) 开放性: 能够接受多元视角并进行独立思考加工。

以为自己不行但尝试过后竟然觉得还行的事:
(1) 当助教: Brian Little 的 Ted Talk 诚不我欺,当助教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将自己给自己贴的社恐标签撕去,同时也成长了很多。

暑假结束前想要完成的事:
(1) 打Coding比赛。
(2) 写算法博客。
(3) 用S(A)NN做出一些有意思的应用(目前想到的是自然人声合成)。

意识到的一些事:
(1) 不要去过度分析自己的情感,内省不要过了头。情绪更像是一个非线性的球状体,多种情绪会同时发生在大脑的很多地方,并同时进入自我意识的一部分。钻牛角尖的时候多去表达,多去和友人交流,去做些什么,而不是固步自封,许多负面情绪可能就会自然而然的消散了。如同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存在主义心理治疗这本书里所说的一般,让无意义感消散的唯一方法就是尽可能的参与到这个世界里,参与到你不会提出这个问题。
(2) 自己也并没有多么特别,但每个人又是极其独特的存在。
(3) 我希望我的生命里能够拥有很多盘子。有友情的盘子,有所热爱的工作的盘子,有学习的盘子,有爱情的盘子,有家庭的盘子,有享乐的盘子,有独处的盘子,而非别无选择的只能吃一个盘子里的东西。
(4) 不知道如何做选择的时候,选择那个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多选择的选择。
(5) 允许自己有什么都不想做的垃圾时间,允许自己为人。
(6) 认识到自己可能这一生不管多么努力可能都打不过几代人积累下来的资产。
(7) 专注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知道自己想要的,专注自己能成为的。追求极小概率才能达成的可能性是资源的浪费与错配。

  • © 2020-2021 Yingru Qiu
  • Powered by Hexo Theme Ayer
  • PV: 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