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Echos | 记忆的回声

INTRO: 刚搬完家,因为偶然在Spotify上听到了2013年 salyu x salyu 的歌 「じぶんがいない」后大脑瞬间把我拉回了高中时代。这首歌在当时循环了几遍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但听到的那一刻就认了出来,也在今天才知道这首歌与攻壳机动队有关。大脑的记忆储存机制果然非常神奇。前不久李银河在wb上说人类的最终姿态即是孤独的。但即使知道这点,我还是想要理解与被理解,想要表达,想被看到,以此去拥抱那些流逝在时空里的人。

不知是第几次搬家后,似乎情感终于没有了没有过多动摇。大脑逐渐学习到这种常态再怎么难过不会死人,只让我仪式性的感伤了一下后便将我重新拉回了现实。也逐渐意识到了方才进入到我意识中的时空与人与事才是当下最珍贵的。人类是否有自由意志,是否一切都是既定的,是否还会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人生是否有意义,个体是否是永恒孤独的,这些都是很好的问题。但若是被这些信息量的不足而导致的摇摆不定困住,反而让自己错失更多的人生体验吧。

一切亲密关系的建立的内驱力都是为了互相证明彼此的存在。多去结交有意思的人,将自己的思想丢向更多的人(即使他们能够陪伴你的时空只是一小段),并去感受思想被接收并反射回来的敲击感吧,那便是我们精神力的来源,是活着的实感。去专注的,投入的活着吧,专注就是目的,就是顶点,就是终点了,其他都不重要。「生活的极致就是专注啊,任何起点,终点,高度,成就,阶段,方位,都不重要。只要能一直专注,只要能让你投入」,我的友人说道。如同Ted Chiang 所写的「你一生的故事」里所发起的灵魂拷问: 假如一切都是注定好的,你还会选择开始吗?还会让人生中的一切喜悦与悲伤毫无保留的纳入你那名为人类的渺小的,却又非常容易被填满的容器里吗?

最后擅自链一下我另一个友人关于「你一生的故事」的日记,非常有意思。

  • © 2020-2021 Yingru Qiu
  • Powered by Hexo Theme Ayer
  • PV: 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