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Log (CN) | 个人日志

Intro: 2021年八月又搬了一次家。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室友是706的伙伴们。才入住没两个星期便遇到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人,让我想到了这个播客里所说的一样,当我在”the right track”上的时候,所想要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706的组织者之一Chengyao也提到,大理的永旭聊Co-Living时候说过,“你会觉得整个世界在向你走来”。更科学的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概率问题。就像生日问题一样,一个房间里只要有23个人,那么两个人拥有相同的生日的概率就能达到50%。一旦当一个地方成为了人群的据点,那么遇见刚好符合自己需要的某个点的人的概率也会变大。Barbara Sher在这个Ted Talk里也说过,不论你对生活的态度如何,隔离才是最糟糕的。而当一个community里的人一多了起来,很多事情就会水到渠成。要和合拍的伙伴们生活在一起,带着好奇心去认识不同的人,世界会打开它自己。

9/19/21

过去一个月又发生了非常多的事,感觉不定期记一记就会忘掉。一个比较大的感触可能是关于“高能量的/高震动的”人我观察出来的一个模式。

高能量是一个非常玄之又玄的概念,主要是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语言来代替了。对我而言高能量的人会让我在和其处于同一个空间的时候感到非常的专注。他们通常在某个领域里有着出众的才华。他们都非常的吸引人,有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学,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散发着异常明亮的光芒。但他们也许会因为过于自我而无法与其他人共情,甚至对一些基本的社会常识和道德理念有错误的认知。这些人因为很难被其他人或是周围的环境而影响,所以能够非常专注与他们所热爱的事情上。同时也更容易在其它维度上欠缺考虑,特别是同理心,以及换位思考方面。假设一个无限大的二维光谱,x轴为人生的不同领域,y轴为一个人在那个领域里“能量”的强度。x轴里面可以包括自然科学,艺术,运动,智商,情商,乃至舒适度,开放度,是否被动物喜欢等等,能想到的任何领域都可以怼上。我遇到的高能量的人的光谱表现出来大概就是在x轴的某一个点里有着一个巨大的spike,也可能同时亮起一片相关联的spike。

比如Coding非常牛逼的人会在Coding领域亮起一个非常大的spike,其它的自然科学,逻辑学,数学等等也会同时被带上。而这些spike的可见度则一般由这个人是否知道如何利用新媒体制造引人注目的视频图像(比如Youtube上 and/or Instagram上的各领域博主)。如果碰巧某大佬不喜欢社交媒体,他们的能量也通常能够通过直接接触而感受的到。

而那些可能没有在某一块集中的领域有那么高的能量但相处十分舒适的人则是有非常的广阔的光谱。Spike不大但覆盖率高,也容易和人vibe到一块去。覆盖率大光芒强烈的人也有,但感觉比较容易过劳死。毕竟既能在一个领域里高效运转还能保持高同理心造福人类的人,差不多已经是圣人了(此处想起RBG)。放弃emotional baggage心无旁骛的活在自己搭建的世界里是有限人生里达成更高成就的更加“高效”的选择(并没有说这种状态好的意思)。个人觉得如果是注重广度同理心较强的人最好不要和只专注某领域做大做强的人谈恋爱,下场不会太好。比如爱因斯坦的各任女友。其中一位女性其实已经在那个时代相当光芒四射,但还是赔在了爱因斯坦这个渣男那。

我以前是个纯粹的follower,经常星星眼的看着那些光芒四射的人,但后来觉得当leader其实蛮爽的。即使可能达不到别人那成就,但至少自己会非常好过。一切都是交易,将自己依附在the bigger ones甚至会有些舒服,因为不需要想如何去探索,去fill the void了。但基本上就是牺牲自己当别人养料,并不比较不想活这样的人生。特别是男权社会早就这么奴役女性惯了,想活点不一样的,变成个自发光体(bushi。

8/29/21

给自己弄了一个Notion,里面是我在这个人生游戏里想要做的一些事情。我的植物家属又多了两个-Leon (Sweet Basil) 和 Shinku (Rex Begonia):


买Leon的时候室友说她想到了《那个杀手不太冷》,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Shinku是《蔷薇少女》里的真红,因为她的叶子红红的像花一样,叶子波浪般的边缘让我想到了真红的帽子。
今天还和室友们一起种了豌豆和香菜。茼蒿,木耳菜,还有葱已经在路上了,希望一两个月后能够获得蔬菜自由哈哈。最近有点克制不住我自己的想养各种植物,还有猫咪。今天种菜时碰到了松松软软的土后感觉我那远古农耕时代的基因又被唤醒了。那种照料生命的感觉真不错。周五的时候因为闲的发慌就自己在Notion里搞了一个周五漫步计划,一个人在家附近找个地方吃饭+逛街,还看了一场脱口秀。回家后幸福感非常强c:。

8/22/21

这一周又见到了很多人,被朋友们包围的感觉可真好。才刚出大学就能遇到这么一群人,和他们一起生活,真的是太棒了。是在活着,而非数着日子苟活。

星期五的时候在达菲之家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战地里的滑板课》,这两天塔利班占领了阿富汗,那些少女的命运实在是不敢想象。另一部是《Annette》,呔,好怪,但好好看。

最近还在看Tim Ferris的4 Hour Work Week,虽然不全盘认可这本书里所写的,但有些课题其实在我和很多人谈话的过程中经常能够重复听到的。比如“做那些能让你感到兴奋的事”,比如“要专注,专注的活着,专注就是一切”。里面关于要去实现unrealistic goal的那部分挺受启发的。

最近对于谈恋爱愈发没有欲望,因为想要做的,想要实现的事情都太多了。高密度的与有深度有共情力的人相处的多了之后,对于那些一眼就能望透的人便毫无兴趣了。也觉得越是在幸福的活着,就越觉得要去对社会负责。那些数不清的苦难,如果能够去帮忙抹平一点就好了。现在我能做的大概是每月都去捐赠一些钱。每次这么做的时候,都能意外收到很真挚的感谢信,就会觉得真值。

我的小Qubit似乎因为暴晒,最上层焦黑了一大片,今天把那些好的部分重新修剪后种回了土里,希望能够重新茂盛起来T.T。

08/15/21

个人日志终于又重新开张了。将2021年七月份之前的个人日志隐藏了起来。自三月份到七月份期间度过了一些混乱的时期。Date了非常多的人,去了非常多的地方。也因此记录了自己非常原始的情绪和人性的弱点。上班后因为生活的时间被压缩,自然而然的只愿意将自己宝贵的时间花在真正值得的人身上,重新变回了一个cynical mean gal。这段混乱的时期也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一手体验,直面了非常多情感上的自我冲突与自我厌恶。也了解了很多20 something直男谈恋爱时的心理。到目前算是一个比较祛魅的状态。非常开心的是在某一刻,我真正的扛起了自己的生活,不再对任何人抱有某种“想要被保护,被救赎”的幻想,也不再被过往童年的心理创伤所影响,而是在非常自在的活着。以前虽然知道自己要独立,也通过努力获得了经济独立,但情感上还是依然非常依赖其他人。在搬家,以及帮助朋友和toxic的人分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版图上有一块地图被敲开了,我能够清楚的知道在面对某些人或者是某些关系的时候,我该去怎么做,该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才是“对”的。对触及底线的事会执行快速有效的辨别与止损,而非拖泥带水。

对了,我还养了两棵植物,如下图,一个叫 Tesseract (philodendron hederaceum) 一个叫Qubit (senecio rowleyanus)。名字只是因为单纯的觉得酷才起的。在公司为期两周的training期间遇到了一个植物男,住在犹他州,zoom屏幕里有一个存在感非常强的绿萝,还给所有植物起了A开头的名字。我看着眼馋了,也想买,刚好我住的地方走两条街有个叫Tiny Jungle的地方卖非常好看的植物和花盆,于是就买了两盆。

和沙发客飞交流的时候收获了非常多有意思想法。她自己本身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项目。在和一些优秀的人交流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些微妙的共通点。比如他们会更认为人需要像个人一样活着(别觉得这是废话,很多人不这么觉得,也活的不像个人);能够充分的意识到自己的privilege;觉得deep connection很重要(即使是社恐);对于宏大叙事会警惕;对人和事有极大的好奇心;重视逻辑与思维过程而非结论;敢于问自己不懂的问题而不觉得羞耻。

聊到Co-Living的时候也提出了一点让我觉得挺在意的,就是要搭建一个让人感觉舒适的社区需要精力与钱(我认为还要有一颗想要和别人产生连接的心)。NGO式的为爱发电终究可持续性不高。也提到了在Airbnb最便宜的地方租房的时候,会发现一些观念完全不同的人因为生活在了一起而变得能够互相理解。让我更想要去探索如何能够打造出既实惠实用,又能够提升人类幸福感的社区了。

  • © 2020-2021 Yingru Qiu
  • Powered by Hexo Theme Ayer
  • PV: UV: